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公司名称 服务项目 所在区域 商圈生活圈招聘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西安029月嫂网>行业动态> 详细信息

早期教育该如何为孩子念英文故事书

更新时间:    浏览量:

“念英文故事书”这几个字,简直就像一颗手榴弹。每次我一提出来,总觉得听到的父母们,就会直觉地马上往后跳了三步远,好像它会爆炸似的。但很奇怪的是,父母却不会马上逃走,而是存着戒心地远远望着我,问道:

“我的英文很差,要怎么帮孩子念?”

“我的发音不是很标准,可以念吗?”

早期教育该如何为孩子念英文故事书

如果你以为那些英文还不错、明明可以胜任的父母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我认识一对夫妇好友,两人都有美国硕士学历,要不是我不厌其烦、苦口婆心劝说,外加故事书都提到了他们家门口,另一个爱听英文故事的孩子,可能也不会出现。

“孩子听得懂英文吗?”通常是妈妈们先被说服,一旦回家开始实行,爸爸就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说到这儿,我就不得不劝劝爸爸们:“不能帮忙也就算了,但总该在旁边打打气吧,怎么光说些惹人厌的话呢?”如果你是英文能力比妈妈好的爸爸,请尝试一下,妈妈念中文故事书,英文的就由你来念。

英文故事书,我是怎么念给孩子听的呢?

一句英文一句中文

就像自己是一名英文同声传译员,有人说了一句英文,马上将之翻译成中文说出来,只是这两个角色都是由自己担任而已。例如――

英文:danny is in a hurry。

中文:danny走得好匆忙。

英文:“i am six years old today。”danny said。

中文:danny说:“我今年六岁了。”

英文完全照书念

英文部分照书念,维持原汁原味。当然英文能力很好、不怕教错孩子的父母,不在此限。

中文翻译要自然、口语化,不用拘泥于逐词翻译

中文翻译的部分,就是当你念完了英文之后,脑子里出现什么样的中文意思,就将这个意思说出来。其实这就像我们帮很小的孩子念中文故事书时,通常不会照本宣科,而是看完文字后再用自己的口语说出来,是一样的道理。

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是,不要拘泥于英文单词的逐词翻译,先了解整句的意思,再用中文说出来就好。多翻译了一个词或少翻译了一个词都不要紧,只要全句的意思没错就好,倒是说得自然、口语化还比较重要。别让孩子疑惑,爸妈怎么普通话说得怪怪的,像是用外国人的语言逻辑在说话。

例如前面那句“‘i am six years old today.’danny said. ”就有妈妈问到“danny said”,翻译时是应该像我们说中文的方式,放在句子的前面,还是照英文原文放在后面呢?我会说当然是放在前面,因为这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说话的样子啊。

如果连翻译的中文部分都说得别扭、不好听,对孩子来说,尤其是在念英文故事书的起步阶段,父母可能要花更多的力气,才能吸引孩子专心聆听。

除非孩子问问题,否则不要自行加上中文解释

除非孩子主动问问题,不然,一句英文一句中文,接着就换下一句。尽量不要在中文翻译之后,又自行加上一大堆的国语解释。

我直觉来猜想,一句英文一句中文的方式,经过大量阅读和比对之后,孩子自然就会习得第二种语言。然而,如果我们在翻译之后,又自行加了与原文无关的字眼,孩子可能就无法正确比对中英文的关系,或是声音与绘图的关系,也可能减低了这个方法的效果。

例外的情况是,如果你的孩子比较大了,太简单的故事已经无法产生吸引力,中文的翻译工作就必须更用心、花更多力气。例如,你可以提高音调,配合动作,甚至就着书上的绘图,天马行空地发挥:“咦!你看这只臭鼠,放的屁好臭好臭,敌人就不敢靠近它了。”“你看这只小狗好大的胆子,竟敢对着大熊‘汪汪’叫。”

一开始,以能“延长孩子听故事的时间”为原则,不管父母是希望孩子爱上中文故事书,还是英文故事书,都一样适用。

一英一中念完3次,以后只念英文

一句英文一句中文,这项中文的翻译工作,只需要做3次就好。换句话说,当你开始为孩子念一本新的英文故事书时,念一句英文,就翻译一句中文;可能第二天早上再读同一本书时,还是英文加翻译;或许隔一天又要读这本书时,还是有英文加翻译。但有翻译的情况经过3次以后,当你再一次拿起这本书要念给孩子听时,就不需要翻译了——完全只念英文就好。

1、翻译次数可以视孩子的反应增减

至于所谓的“3次”,也别死守着这个数字,可能是2次,也可能是4次。请父母以自己孩子的反应做调整。有可能孩子接触同一本书的前3次,每次间隔时间都较长,超过3天或4天,使得孩子一时之间无法熟悉这个故事,这样前5次都做翻译也没什么关系。

当你发现孩子听得津津有味,试试不动声色地将翻译抽掉,只念英文。如果孩子也未表示有何不妥,就是可以完全只念英文的时候了。

我猜想,同一个故事用不同的语言重复地念2次,即使对孩子来说,也是很婆婆妈妈的事。所以,孩子对故事翻译的需求,其实是没有父母想象中的大。

根据我的经验,大约只有入门故事书需要做3次翻译;之后,随着孩子英文听力慢慢提升,就渐渐减为2次、1次;最后则是新的英文故事书一来,连1次翻译也不用,直接就念英文了。我大略记得,本书102页所列“我的私房英文书单”中,前3个阶段的书,在我第一次念给孩子听时,至少都有1次的中文翻译。

其实,起步阶段的书都很简单,1页只有两三句,经过前3次的翻译,孩子光看图,也知道故事的内容了,父母发声念出来的英文,会不会被孩子当成看故事书时的配乐呢?而歌听久了就会唱,不是吗?

2、也可以先试试不用翻译

“一句英文一句中文,只适用前3次”,没有任何学理根据,是我自己发明的简易方法。

当我开始帮第一个孩子念英文故事书时,其实她已经是略能听懂中文的8个月大娃儿。现在回想起来,我这个中文翻译的动作,会不会是翻译给自己听的?——是因为“妈妈怕”,妈妈怕孩子听不懂,好像翻译过后,孩子就知道故事了,妈妈就能比较理直气壮地继续念英文。

所以我会建议父母:对婴儿念英文故事书,根本不需要翻译——中文或是英文对他们有差别吗?倒是年纪较小的孩子,也可以先试试不要翻译,直接念英文就好。说不定光是这种不常在生活里听到的外国声音,就能吸引孩子呢。

3、进阶之后,翻译要力求清楚有趣

在我全心陪伴第一个孩子两年半之后,弟弟也来报到了。第二个孩子有更多机会,跟着姐姐一起听妈妈念故事书,所以他的一切学习总好像超出该有的年龄。

说实在的,第一阶段的书因为文字少,父母翻页的速度也快,孩子光看图就目不暇接,因此书本很容易被接受。

可是,当故事书进入文字较多、内容较复杂的阶段时,每当我准备开始念一本新的英文故事书时,都还是抱着谨慎的态度来观察孩子的反应。因为故事加深、加难之后,如果翻译工作没做好,可能会让孩子因为听不懂而失去兴趣。一开始就让孩子对书本有先入为主的排斥感,之后必定要花父母更大的力气,来鼓励孩子接受它。

所以在这个阶段,我都会尽力将中文翻译的部分说得清楚而有趣,就好像不让孩子有一点机会,跟妈妈说:“我不想听这本故事书。”而我有一种直觉:“每本英文故事书只要能顺利地念完第一次,以后再念它就不是问题了。”事实上也果真如此。

每本念熟了,再加下一本

孩子的英文启蒙书之一《happy birthday, danny the dinosaur》,反复被我念着的时间,就长达1年。当然,不是1整年只读这本书的意思。大约3个月后,我就发现同一位作者syd hoff的其他作品,于是便再加了一本到孩子的书架上;等第二本也念熟了之后,再加第三本、第四本……

当时,我还是一个早出晚归、认真投入工作的职业妇女,从未想过会有离开职场、回家专心带孩子的一天,可想而知当时的我,帮孩子买新故事书的进度也是非常缓慢的,可能一整年,就是中、英文故事书加起来不到30本反复地念着。或许,就是这样“缓慢”的进度,打下了日后孩子习惯听英文故事书的基础。

如何决定念的频率和时数?

这是我在演讲中曾经被问到的问题,乍听之下,一时间还真不知如何回答。如果发问的是老师,或许我还能义正辞严地说说“早上10点念30分钟,下午2点念30分钟”之类的理论。然而,如果是父母呢?

“孩子上小学前,我大约每天念40分钟,而这40分钟并不包括中文故事书的部分。”我只能据实以告自己的情况。每个家庭的环境都不相同,旁人是很难有具体建议的。

至于什么时候念呢?我是有空就念,高兴就念,没事做就念,每次念多久也是顺其自然。印象中,没有一次帮孩子念故事书,不是我先喊停,就好像我如果是一部能被孩子操控的随身听,一定会被孩子听到没电才肯罢休似的。

“我是职业妇女,没办法照三餐讲故事给孩子听,但睡前故事一直没断过。不过每天只有念一次,效果会不会打折扣?”我很想撒个善意的谎言来抚平这位家长的忧虑,但我必须说实话——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效果当然不会一样。

但是,教育孩子先不要只想着如何和别人一样,而是要先帮孩子立定“对的方向”。至于目标何时达到,可能只是早一点或晚一点的问题。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无论如何,父母为孩子念的“睡前床边故事”,或许是千古不变的有效法则吧。

念之前要做哪些准备工作?

先查词典,确认发音

书单上的每一本书,在第一次念给孩子听之前,我都会像在准备高考一样,逐词念过,不懂的词再查词典确认。甚至有些很简单的词,一直以来都是被含混地念着,现在可不能再“误人子弟”了,一定要先查词典确认发音。

真人发音的电子词典应该是不错的工具,虽然我没用过,但是对英文发音较没信心的父母来说,绝对是一个有用的好帮手。

不论是第一阶段的娃娃书,还是最后阶段的章节故事,每一本我都会先逐词看过,确认每一个词的发音。入门书多半没几个生词,两三下就能解决,但是到了后面的阶段,有些绘本如果生字太多,光是我自己读过加上查词典,少说也要花掉40分钟。唉!教育孩子的点点滴滴,真的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自己先大声念几次,练习一下

虽然我的英文听说能力水平不高,但只是照本宣科地念英文,我还颇具信心。所以查完词典之后,我就直接念给孩子听了。

如果你对自己“念英文”的信心不够,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先大声念几次吧。入门的故事书文字都不多,三两下就好,并不会花太多力气。

帮孩子念英文故事书时,如果遇到了无法一口气念出来的词,我会先停下来,然后在心里默念到对的发音之后,再一口气将它念出来。千万别在孩子面前练习英文发音,咿咿呀呀、吞吞吐吐地一个词试了好几种不同的念法,这样叫孩子要怎么知道哪个才是对的呢?

不要忽略尾音、气音

这是我自己的“痛”,相信也是我这一代人所接受的英文教育上的盲点——说英文时没有尾音和气音。英语教育不重视孩子“听”的机会,只是在黑板上讲解语音的结构,要孩子如何在日后有自信地开口说话呢?

到现在,遇到说英文的场合,我能够“辞要达意”就不容易了,根本无暇顾及说话时t、d、k、m的尾音有没有发出来。常常英文词只说了一半,另外一半的音都藏在嘴巴里,好像怕被人听到似的。

孩子的耳朵灵敏得可怕,如果我们念英文词时就没有发出尾音,以后孩子开口说话,也不会有尾音的。为了不让我这个坏习惯“遗传”下去,帮孩子念英文故事书时,我会特别提醒自己,尾音要记得发出来。

如果想知道孩子的英文学得如何,听听孩子说英文的尾音还在不在,就可以略知一二了。

英文名字好难念,怎么办?

刚开始选故事书的时候,常常被故事主人翁的名字吓着。不是那么常见的一些外国名字,有时好长一串,根本不知道怎么发音。甚至有些书名,就大剌剌地放着一些顿时令父母不知所措的字眼,例如:rumpelstiltskin、the josefina sty quilt、grizzwold、sylvester the magic pebble ……

“这些名字怎么念呢?”父母别就此裹足不前,因为一整本故事书,往往就是那个名字最难,其他都不是问题。后来我针对吓人的名字,想出了一个临危不乱的对应方法——如果词典查得到的词,当然不成问题,要是词典查不着呢?我就照着字面上的字母尽力拼音,再维持每次都念得一样,不要变来变去就好。

其实,很多外国名字都并非墨守成规,不是只有mary和john。后来看到孩子国际学校里那些印度、日本、俄罗斯、韩国同学的名字,才更是吓人。每次有人自我介绍时念起这些名字,我的耳朵就会自动关起来,好像早就知道听了也是白听,根本记不住。

例如《tikki tikki tembo》,如果因为这怪怪的书名而错过这本书,那真是太可惜了。你相信吗?这个书名就是故事主人翁的名字,而且他的名字其实接下来还有9个音节,书名只列了前3个音节而已。全书重心就是小小主人翁掉进一口井里,弟弟帮忙求救时,因为哥哥名字太长而耽误救援时间所带来的紧张感以及那份潜藏而深刻的幽默感。在整本书里,这个名字一共出现过12次,花这么多时间念名字,还来得及救人吗?如果连做父母的大人都很想知道结果,更何况是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好奇的孩子呢?

持之以恒是成功的关键

“培养孩子的英文耳朵”这件事成功的第一步也是关键性的一步,就是——能持之以恒地、持续地帮孩子念故事书。只要跨过这一步,我们就会发现孩子刚开始爬,接着会走,最后一定会飞快地跑起来,为孩子念英文故事书的道理也是一样。

当我通过前面爬行的“缓慢”阶段,会慢慢地发觉,孩子对英文书的接受度愈来愈高,对新书的渴求也愈来愈大。此时,我就像被什么东西逼着似的,不得不加紧买故事书、念故事书的速度。眼看着孩子一天天在吸收,在进步,怎能不督促我也跟着快点前进呢!

当时,常常白天买了一本新的英文故事书,等到晚上孩子都入睡后,我就点着小灯,泡杯茶,钻进暖暖的被窝里,一边查词典,一边确认每个英文单词的念法——这是我的工作,我爱的工作,我心甘情愿做的工作。

其实,10年前,当我一本一本故事书念着时,我哪能预料到后来的结果?或许,上帝给了我养育孩子的天赋或是信心,才让我能这么有毅力地一步一步往下走。而这日积月累的亲子活动,看似简单无物,却自然而然地创造出美好的收获。

这是一个没有日程表的工作,只看父母想不想这么试试看罢了。

很多妈妈可能已经在想:“我好累哦,我只想睡觉,没有力气查词典。”爸爸呢?也是一样:“我工作好辛苦哦,我想看电视休息。”所以啰,我一开始就说过,养育和教育孩子的工作并不轻松,不会比我们白天上班容易,真的需要父母一起同心协力,才能成功。


更多热点信息
推荐公司信息更多>>